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专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导师园地 >

人文学院常新教授------精神是“现在时”而非“过去时”

时间:2012-11-04 19:44点击:
        记者:常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西电科大报》的采访。能否先请您介绍一下在北大访学一年的感受?

        常新:谢谢你的采访。我最近几年一直从事中国古代哲学的研究,从研究水平、资源和平台来讲,北京大学在国内外代表了中国哲学研究的最高水平。在去北大之前,我已经拟定了比较详细的计划,到北大后该计划也获得合作导师的充分肯定。因此,在近一年的访学中相当顺利地完成了科研任务,同时北京大学浓郁的人文氛围,也让我受益良多。

        记者:能否具体说说,北京大学的人文氛围对您有哪些的影响?

        常新:苏轼的诗《惠崇<春江晓景>》中说:“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在水中游来游去的鸭子对春天的来到感知最为敏感。作为一名西电人,在北大访学一年,我对西电和北大人文氛围之间差异的感知也是非常敏感的。

        我从1991年秋季入学到现在21年时间,除过近一年的时间在北大,其余大部分时间在西电度过 (博士和博士后在陕西师范大学在职完成),虽然西电培养了我,但我不得不说西电的人文氛围太欠缺了。

        西电是一个有着80多年校龄的名校,为国家输送了15万名电子信息领域的高级人才。但如果要问一句,这15万校友对我们西电的精神和灵魂能体悟多少,在他们的记忆中凝固了或物化了的西电精神和灵魂是什么,我想大家可能还没有共识。

        北京大学自“五·四”以来的“科学”、“民主”和“兼容并蓄”的理念,已经浸入到每位北大学子的血液中。在北大,能深深感受到学科之间的认同和尊重。在和遥控所的一位老师交流时,他一直在和我谈北大的 “一塔湖图”,而少谈他的专业知识,言语间充满了自豪。他让我深深地感到,未名湖、博雅塔、图书馆在北大人的心目中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物化所在,而是承载了北大百年的历史沧桑、光荣与梦想,至今成为北大人心中不可动摇的、凝固了的精神和灵魂。

        而我们学校的建筑从命名上可以看出端倪:主楼、西大楼、东大楼、阶梯教室、A楼、B楼、C楼……,这些楼只是让我们记得曾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青春时光,让我们记得曾经的一些人和事,但这些东西都是碎片化的,形色各异的,它不能凝练成一个统一的文化符号或升华了的精神和灵魂。

        记者:常老师,关于西电缺乏人文气息的呼声已经很长时间了,但问题似乎一直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在您看来,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常新:不客气地说,是我们对理性主义、工具主义过度崇拜和迷信,以及自我批判反思的能力不足。

        我绝不否认理性主义、工具主义在人类历史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没有理性的启蒙,人类会一直处于蒙昧状态,中国古代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欧洲早期的自然哲学家、中国的五四运动、西方的文艺复兴都产生于理性主义崛起的时代,他们都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的历史发展。但过度依赖、崇拜理性主义和工具主义,又会严重破坏人类社会的正常进程。

        就理性主义来说,到了近代,由于西方实证主义大行其道,理性主义被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实证主义看来,不经过理性的、实证的检验,任何事情都会失去存在和依据的合法性。但我们知道,整个人类社会和自然界是存在一定区别的,是极其复杂和多变的,既有必然性,又充满了偶然性。因此,把考察自然的科学方法生搬硬套地用于社会学领域,是一种邯郸学步的做法,无法得到正确的结论。

        极端工具主义将会催生极端功利主义和市场法则的过度流行。极端功利主义在今天的中国所带来的弊端比比皆是,目前中国人整体道德水准的失落、人文氛围的欠缺在一定程度上说,过度功利主义就是罪魁祸首——一切必须经过经济尺度的衡量。市场法则也叫“森林法则”。严复翻译赫胥黎《天演论》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典型。在生物界这个法则是适用的,但在人类社会,这个法则是柄双刃剑。

        我经常听到一些西电人说,让西电的人文学科在市场上自行竞争,我认为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说法。这就相当于让一个没有成熟的孩童去自谋出路一样,这样的观点是极为有害的。另外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自身带有一些人性的弱点,诸如自私、贪婪、懒惰,这些方面都是经过后天的教育逐渐得到规范。而这些方面的教育,在今天功利主义看来不会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在“森林法则”的支持者那里它就是一只羔羊,柏拉图在其《理想国》中早就批判过这种思想,奈何我们今天的现代人还把它视为拱璧。

        简而言之,极端功利主义思想和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是与科学发展观相背离的。

       第三个方面是自我反思和批判能力的不足。这主要是我们视野比较狭窄,以及自我信心不足,没有宏观观察把控社会的能力。《论语》中曾子曾说“吾日三省吾身”。中国历史上一些有自我批判意识的皇帝在大灾之年会下罪己诏,一些道德主义者会很详细地记录自己每日的言行来进行检验,这说明中国人有着自我批判和反思的自觉。

        从理性主义和工具主义方面来讲,我们是一所电子信息特色极其鲜明的工科院校,长期以来形成了专业单一的局面,和其他工科专业的交流很少,和文史哲等人文专业基本上 “至老死不相往来”,对这些学科的认知极其有限。

        我也经常听到有些老师对人文类专业大为不敬的指责,这些做法和北京大学“兼容并蓄”的办学理念以及学科之间的认同和尊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我看来,西电的不少人,从思想深处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人文学科的重要性。表现在不敢真正直视存在的一些问题,或者回避一些问题,整天沉醉在一些以往的辉煌中,这样就造成了一些观念积重难返。假如我们有自我批判和反思的能力,能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能勇于纠正我们已有的错误观念,那情况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