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专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师风范 >

杨卫:浙江大学在全面弘扬学术诚信方面的实践

时间:2012-11-05 20:17点击: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到南开大学和大家一块交流,我们这个单元的题目是第三方独立机构进行调查,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弘扬学术诚信,讲一些有关浙江大学这方面实践的情况。

  非常有名的一个例子就是两三年前,我们浙江大学出了一个贺海波事件。从这个事件讲起,我就第三方调查机构这个主题发挥一下。投诉贺海波的事情应该说比较早,是由他原来的博士生导师投诉到药学院(贺海波所在的学院),接到投诉以后,药学院马上就处理了,大概十几天的工夫,贺海波自己就走了,离开了浙江大学,等我知道这个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贺海波已经不在了。所以我们再想调查,没有当事人了。这件事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应该说药学院当时做的很主动,他们马上进行了调查,当时常务副院长和书记找到贺海波,谈了没多久,贺海波就全都说了,写了一份12页计算机打印的检查。这个检查我也看到了,说明所有事情都是他做的,而且是基本上承认了80%以上的事情。后来我又找到投诉人,也就是贺海波的导师,是很好的一个先生,他也觉得绝大多数都讲了,但还有一两点可能没有讲。所以从这件事看,当时在学院里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就把事情调查完,处理完了。处理的时候,因为不论是博士后还是副教授,我们聘任的工作很多是由学院做,属于人事权利下放,所以学院说这个是聘用人员,就直接把他开除了。这件事出来以后,我们问学院,为什么不告诉学校,他们解释说因为是聘用的人,开除了就可以了。我说你不告诉校方,对学校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对学院也是很大的损失。所以当时药学院的院长、常务副院长、书记,还有基本上所有的副院长,集体换了一批新的。总的来讲,从这个事以后,当时还没有讲到独立的第三方调查机构,我们学校就觉得对这种学术不端行为,从学校方面来讲,应该有一个调查委员会。由这个调查委员会根据每个事情临时组织对口专家和调查委员会的委员,形成小组进行这方面调查。

  后来又出了一件事,还在进行之中。就是我们在网上收到了匿名举报,说我们一个医院里面一个团队,他们几年以前的一篇论文和另外一篇论文(也是他们自己的)有重复发表的情况。于是学校就组织了调查委员会,这个调查委员会包括医学部的同志,也包括医院管调查这方面的同志,还有一些这方面的专家。文章的一稿多发,或者部分一稿多发,这个很容易调查,查完以后,发现符合事实。调查出来以后,因为这个涉及一稿多发或部分一稿多发,所以我们当时的处理,从现在看来稍微轻了点,就是全校通报批评,并没有严重的行政方面的处分。然后这件事大概过了一年,就是几个月前,我接到了一封实名的邮件。邮件里说,前面的那个匿名信就是我们写的,这个事情你们调查的有问题。实际他们那几篇文章,我们也是其中的作者,就是等于作者自己来揭发自己,就是除了一稿多发以外,他还怀疑有造假的问题。他说我们是信得过校长的,其他的医院、医学部,我们可能信不过,能不能找独立的调查单位来进行这方面的调查。然后我就找了这两位先生,他们说我们冒着自己也可能受到处理的危险,也是做了很强烈的思想斗争。后来我又征询他们的意见,表示我们就找三个人,一个是我们医学部的主任,刚刚来到浙江大学担任主任,也是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还有就是刚刚引进的一位先生,还有一个是找一所其他学校的教授,他们三个人组成一个调研组,我问他们是否同意。他们表示可以。然后这三个人就这项工作,以及他们后来写的更具体的举报信又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是,这个事情可能有,但需要再和举报人进行面对面沟通,举报人的名字我隐去了,然后跟举报人联系,我说他们想跟你们沟通行不行,大概他们沉默了一两个月,后来说可以。所以这个事情现在还在调查处理的过程中。这件事情就是说,一开始的调查组调查不够深,因为它有可能牵涉到本单位,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且表面的事情调查处理完,内部的事情可能就不再仔细调查。所以找一个相对没有太大利益冲突的、相对独立的调查机构,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再讲一件事,是我们学校有一个期刊《浙江大学学报》,它有三个分级,现在这三个分级全是SCI的期刊。应该说,大学的期刊非常难办,它要跟ScienceNature竞争,还要跟中国科协的众多核心期刊竞争,而且投给大学学报的稿子,来源是各个学科都有,各种人也有,所以我们这个学报是国际性的,投稿的三分之一来自国外,三分之一来自校外,三分之一来自校内。我们跟国际期刊处理稿件一样,根据关键词、专家分拣稿件,我们有一个包括一两千名专家的专家库,然后进行审核。当时他们对查处学术不端行为很积极,所以他们最早在国内装了一个软件叫crosscheck,对所有的来稿,根据数据库情况进行核查,如果有些地方发现别人已经说过了,他就跟作者进行这方面的沟通。如果看到有大段的抄袭,他就直接拒绝掉了,有的地方他觉得是小的问题,就跟作者联系一下,请他们修改。
 

  然后这个期刊的编辑2010年的时候给Nature写了一封信,他原来的题目叫policing plagiarism in China is helped by innovative software,它其中讲到,用这个软件发现所有的投稿中重合度在30%以上的有31%的投稿。最后Nature给他发文的时候,一个资深编辑把这个题目给改了,改成了:中国期刊发现31%的投稿有剽窃行为或者是剽窃的,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题目。于是我们的编辑就给Nature写信,Nature表示很抱歉,解释说当时那位资深编辑认为这样能够帮助增加更多的impress,对给你造成的麻烦表示歉意。其实这个在中国有很多讨论,就是论文抄袭30%的这个事情有很多讨论,也有的是对中国的诋毁,实际上他那个来稿,哪个国家都有,来自中国作者的也不见得最高。很多来自美国的稿件,他可能在某些期刊发表了一部分,然后在你这儿再投一个,这种情况也有。我们这位编辑和Nature说,你这件事折腾的太厉害,Nature表示让这位编辑再写一篇文章,所以我们这位编辑发了两篇Nature。但他给Nature上又写的那篇文章是讲另外一件事的。去年他们收到了一个全国新闻出版奖,全国只有十个人,是新闻出版方面最高的奖。然后有一个国际诚信机构,专门给了他一个研究项目,好像全世界那年就发了5个研究项目,他们获得一个研究项目,专门研究期刊怎么防范科研诚信、投稿等等问题,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到,期刊想要用一种独立的,比如说软件来监督这个投稿的行为。现在很多期刊,包括我自己做主编的期刊,都要求用crosscheck对稿件进行扫描。这是我讲的第二个事情。
 

  第三个事情,去年夏天我收到了我们医学部新任的主任段书明院士的一封邮件,他讲到医院有一篇文章投给一个和医学有关的杂志。这个杂志的审稿人发现这篇文章(一共有八个图)其中有一个图是从以前已经发表的一篇文章,是别人发表的一篇文章上复制下来的。而且那篇文章讲的事情和他讲的这个事情,只是把主语换了换。这个期刊的总编是一位日本的科学家,非常愤怒,给段书明院士写信,要求所有期刊不再接受浙江大学的所有学科的投稿,所以这就很严重了。这个文章我们进行初步调查以后,发现第一作者是刚刚博士毕业三年的一个医生,是临床医师,他很想当副教授,他这个工作做了百分之八九十,然后剩下的他就拷了一张图,这篇文章的责任作者是一位非常忙的科主任,他知道这篇文章,但是没有具体去读。所以后来我们学校就非常强力地介入了这件事情,最后因为处理的很好,包括当时那个有非常强烈意见的日本主编,也给我们写信说我们这件事情处理得很好。所以现在不光是所有的期刊都接受我们的论文,而且有一个国际顾问委员会还和我说,你这件事处理的很好,下一届你来当主席。这个案例今年2月我在美国讲过,讲完以后,当时会场上就站起来一个人,他说我就是被剽窃的作者之一,被剽窃的作者非常感谢你们学校对这个事情及时的处理。
 

  (杨卫  中国科协常委、常委会科技工作者道德与权益专门委员会副主任,浙江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本文根据第十三届中国科协年会科学道德建设论坛发言录音整理)

------分隔线----------------------------